• 田力普出席2017双12知商节资源商高峰会并作主题演讲

    来源:知商金融 发布时间:2018年01月08日 19:14 点击数:0

  • 返回列表 >

一年一度的双12知商节是知商金融母公司汇桔集团倾力打造的线上线下融合的知商年度狂欢节日,由汇桔集团旗下三大平台汇桔网、知商金融、知商谷联合主办。作为中国知识产权行业和创新创业领域的年度盛事,至今已成功举办两届,成功塑造了中国知商名片。原国家知识产权局局长田力普莅临本届知商节,并在国际知商高峰论坛发表主题演讲。

图片1.png 
2017双12知商节国际知商高峰论坛

 

以下为演讲正文:

大家下午好,非常高兴受主办方的邀请参加在广州举办的双12知商节。今天下午的峰会活动,我觉得非常有意义。

在我的演讲开始之前,我跟大家分享一个小故事。大概上个世纪80年代,我有9年的时间在德国工作,我观察到一个现象,有些城市陆续有制造企业搬走了,摩托车厂,服装厂,照相机厂包括很多啤酒厂,连中央火车站旁边一个占地很大的啤酒厂也拆迁了。后来这个厂址建起了欧洲专利局的审查中心,而且这里保留啤酒厂的名字,原来的酿酒工人后来就变成高端白领、国际组织的员工。

图片2.png
国家知识产权局原局长 田力普

 

后来我发现很多厂原来搬到中国去了,当时记忆很深刻的是一家摩托车厂。当时当地报纸的大标题说这个厂子拆了,搬到中国去。在德国很多地方都发生这样的事情。后来,我记得电视台专门拍了电视剧,电视剧的名字我还记得叫《中国人来了》。情节就是把厂子,德国的百年老厂设备都拆走,来了一帮中国人。当时一起住的留学生还在那里当群众演员。

在80年代,我观察到的这个现象实际上是一个全球性的现象。它影响着中国也波及到西方,进而扩散到全球的重大进程。它始于70、80年代,发达国家率先开始了经济方式转变,把整个产品的价值链,从一开始的研发到中间的制造,再到市场营销价值链,以及制造、组装,零部件生产转移出去了,转移到哪里去了呢?中国是首选,为什么?1979年三中全会施行改革开放政策,开始招商引资,敞开大门,正好跟发达国家的产业结构调整,生产方式转变发生了高度的契合。后来,我们理解到这是一个逐渐发展,逐渐强化的历史过程,支撑着中国的改革开放。当然,发达国家他们把中端的制造组全转移出去,留下了什么?那就是知识产权,知识产权的创造,知识产权的保护、运用,前端的研发、设计、创意,后端的品牌营销、全程的布局,归根结蒂是知识产权,是把知识变成财富,把知识变成商品。知商节也把知识和商业连在一起,人家好几十年前就开始做了,而且做得非常好,非常到位。

这几十年我们干什么了?我们承接了产业结构调整,承接了产业结构贸易,我们率先加工贸易,大进大出,进口技术,进口原材料加工,出去再出口,为什么要建特区?就是做这个事。我觉得做这个事情对中国的发展是不可估量的好事,我们不光是在加工、贸易,为全球生产产品,同时我们也享受了国外企业技术溢出所带来的知识红利。我们也在创新,也在升级。前人成功把知识的价值变成财富,在知识的生产创造过程中经过无数次试错证明是成功的东西,我们把它拿来。当然知识主要是人家创造的,生产技术是带进来的,设备是拿进来的,很多大品牌也引进来了,后来又文化产品,影视,剧作等等。我们国家改革开放以来的主要资源和要素是围绕有形产品的生产、制造、加工、出口来服务。国民经济的发展也是通过这种要素驱动来实现的。

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年,从1979年开始算应该有38年,我们国内生产总值增加了32倍,年均增长率9.6%,人均GDP增长了52.2倍,去年2016年是8100美元,大家会问,1979年是多少?改革开放那年是155美元,当时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在非洲,那些国家人均GDP是490美元,我们1978年是155,现在他还是490美元,我们已经到了8千多了。国家的经济总量1978年的时候只占全球的2.3%,去年占14.9%,接近15%,全球的1/7,这种改革开放带来的奇迹,增长的主要驱动是什么?是要素驱动。

但是,这种增长给中国带来了繁荣,但不可持续,所以新一轮的增长靠什么呢?要靠转化动能,要靠创新动能。所以,就有了2013年的9月30日新一届领导首次集体学习,走出中南海,来到中关村,就是讨论一件事,怎么样实现创新驱动,讲了五条。

我觉得这五年来,国家的动能转化开始由高层的决策,战略部署,开始慢慢地下沉落地,渗透到市场,中国的创新能力已经从草根发展,当然我们有大企业,到现在我们更看到整个国民的创新意识,知识产权的意识,创新文化正在慢慢地形成,这是不得了的事情!

我们刚才看到天河区,广州市包括省几位同志的发言都谈到这个问题。创新活动的迸发蓬勃,预示着中国未来的发展将有新一轮中高速的增长,但动能发生了转换。这个发展是不得了的,是可持续的、绿色的、环保的,可持续几十年,直到中国两个一百年目标的实现。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有很多挑战,创新驱动意味着我们过去的体系,那套规则,那套框架,或者生产关系要随着新的生产力的发展要转型,要变化,要释放改革的红利,在这方面我相信中央做了部署,都是在围绕大的目标在展开。在这个过程中,我作为知识产权领域工作十几年的人我也在观察,这么庞大的创造生产知识的潜力在中国迸发出来,还需要一个短板要补上,就是我们的知识产权服务业,也有人叫做科技服务业,我们更愿意叫做创新服务业。

以前国内的市场主体还没有认识到知识的重要性,发明的重要,设计的重要性,现在不一样,现在发生了反转,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注册他们的专利,培育他们的品牌,生产更多的文化产品,我们叫文化密集型产业,带来的挑战就是我们的服务业有没有跟上,特别在互联网时代,其他的产业无论是高新技术产业,还是传统企业,大家都要搭上互联网发展的快车,当然创新服务业也要跟上。

我看广东省,广州市,汇桔网开了全国的先例,昨天在会上我也讲了,这是一个不得了的事情,互联网+知识产权,互联网+创新资源,互联网+创新服务,这个放大效应是我们过去、现在,我们线下的这套东西是学国外的,人家搞了几百年,我们搞了几十年,这套模式我们很熟悉了,但是来个创新服务,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所以,我觉得我们在经济转型过程中,我们需要知识产权核心竞争力的提升和推动,更需要相关的服务业。知识产权局也努力跟上创新的步伐,进行能力建设,五年前当时汪洋同志决策说你们知识产权局要设置知识产权机构,我觉得我们广东的创新服务业,无论是政府、社会还是中介机构还是相关的所有利益相关方,大家都要凝聚在一起。通过互联网的连接优势,让知识产权服务业率先在广东省、在广州市做起来,做强做大,给全国树立一个榜样。

我就讲到这里,谢谢大家。